陕西网 首页 > 原创 > 秦政记 > 正文

精准“提醒”,促使干部“自励”

组织对干部不能“放养”,而要及时掌握动态,有针对性地补短板、强弱项,帮助干部一步步成长起来。

找准问题,“知无不言”,凤翔的“干部不足提醒促成长制度”,表面上看是组织给干部用上“紧箍咒”,一有问题就“碎碎念”,却出奇地引起了干部追捧。

貌似无情冰冷的“紧箍咒”,实则传导的是组织的关爱与温度。让干部感到压力的同时,明确了努力方向,极大激发了工作动力。

干部不足提醒促成长,是组织对干部的人文关怀,让他们心有所畏、行有所止、进有所向,真正在思想上认同组织、政治上依靠组织、工作上服从组织、感情上信赖组织。

让“快牛”变成“快快牛”

1996年,从教师转行从政,王晓峰角色转换的“得心应手”,一路在城关镇从普通干事成长为副镇长、纪委书记、镇长。

人口密集,矛盾集中,拆迁项目众多的城关镇,并没有难倒这个“教书匠”,周围人称赞他是“干项目的好手”,王晓峰在“一片叫好”中自我满足。

这种自我满足,终结于一次谈话。“担任书记后,不光要扑下身子踏实干事,还要放开视野,勤思考善谋划。”2017年4月,凤翔县委书记王建民对王晓峰做了一次任前提醒,还交给他一张关爱卡。

5

花椒技术培训现场

“理论学习不系统、不深入,工作不够大胆,视野不开阔,创新能力不足”,细品这张关爱卡,王晓峰才发现,这些不足在他即将履新的“镇党委书记”岗位面前,显得是那么突出。

王晓峰明白,组织的提醒,书记的关心,都是对他适应新岗位提出的更高要求。他把关爱卡放在办公桌上,给自己定下了立行立改的“军令状”。

慢慢地,王晓峰的工作特点,除了“风风火火干项目”,还多了“踏踏实实学理论,安安静静想问题”。

在凤翔组织的外出学习中,王晓峰更是如饥似渴,把10多天浙江之行当做吸收养分的大好机会。学习南方的品牌意识和市场营销策略,不仅头脑充了电、长了见识,也给方法上点了灯、行动上添了劲。

回来后,王晓峰现学现用,在城关镇打造了“中国泥塑一条街”,让六营民俗村,成为集凤翔民间工艺品生产展销、田园风光、休闲娱乐为一体的民俗产业园和特色体验游目的地。

“不足提醒的时机很重要,在任前由组织正式提出更高标准、更符合新岗位的要求,对干部很有穿透力。”作为干部不足提醒制度的参与者,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王润军注意到,任前“点快牛”,几乎一点就通。

2017年,凤翔新型职业农民培育项目被评为“全国终身学习品牌项目”。当县农广校副校长郭晓红还沉浸在获奖的喜悦中时,组织给了一次让她瞬间从喜悦中清醒过来的提醒。

“学习不够深入,思想保守,创新意识不强”,这些都是郭晓红过去从来没有跟自己联系过的词汇。她摸索出的“五位一体”职业农民培育模式,被农业部认定为全国十大模式之一,还获了全省一等奖,宝鸡市农业技术成果推广二等奖。

细数过去几年自己的工作,郭晓红意识到,虽说近些年凤翔农广校的成绩确实不错,但工作上的创新是永无止境的。自己要把“副校长”前面的“副”字抹去,过去的功劳簿就得完全合上。

任前提醒,让郭晓红给自己重新划定了一个起跑线。

“职业农民的培育,不能像猴子掰苞谷一样,掰一个扔一个,必须要持续关注,跟踪指导。”郭晓红注意到,好多职业农民5月上完课,7月回家后又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一上任,她就开始思考,如何才能高效、即时地把最新的农技知识普惠给广大农民。调研后,她决定开发一款职业农民学习的APP。从搜集资料到页面设计,郭晓红深度参与。2018年6月,“凤翔职业农民在线学习APP”正式上线。

过去请专家做讲座,农民回到家就忘了怎么操作。流动课堂在田间地头开课,能辐射的人数又特别有限。这个在线学习APP,让农民能带着手机,在地里边看边做,听不懂记不住还能反复看。

今年,郭晓红获得了“全国优秀基层农广校长”。在她看来,荣誉来自组织对她的及时提醒和更高要求。

“这是组织对我的救赎”

“你是共产党员吗,你还记得入党时候的誓词吗?”

2017年8月,时任组织部部长跟屈凡谈话,第一句话就让他有点犯蒙。

这场用时一个半小时的交谈,让屈凡倍感不安与委屈。工作二十多年来的种种,都伴着眼泪涌上心头。

屈凡自认为,对工作没有半点亏欠。可自2011年当了陈村镇的人大主席,组织似乎把自己完全遗忘了,7年了还在“原地踏步”。

“我工作那么卖力,没得到组织的认可,现在还给我扣了一个思想滑坡,干事动力不足的帽子……”屈凡把一肚子的委屈,一股脑倒给了父亲。

“你能跳出农门,都多亏了共产党,组织不管让你干啥,你干一天,就要好好干一天。”父亲的话虽简单,但让屈凡对白天的那场谈话回过味来,像是受了一次深刻的初心教育。

陈村是个古镇,隔一天就有一个集,镇区环境常年脏乱差。屈凡分管城建工作后,组建了陈村镇第一支环卫队,短短一个月时间,彻底改变了陈村镇几十年的卫生状况。还对临街门面房进行了统一立面改造,重新规划了陈村大道,集镇的品位都跟着提升了。

这一次,“老将”焕发出的“新活力”,组织都看在眼里。2017年10月,组织部部长再次来到陈村找屈凡谈话,想让屈凡去更重要的岗位上历练。

6

六营村民间泥塑艺术家在凤翔泥塑上彩、勾线

“我年龄大了,基层太累,想回县城部门去。”屈凡直白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组织部部长难掩失望,第二次谈话又“不欢而散”。

但屈凡开始思考,自己年近半百,人生价值到底该怎样实现。之前觉得憋屈,是因为没有舞台,现在组织上给了机会,怎么自己又退缩了。

2018年1月,组织部部长“三顾茅庐”。这一次,一起来的还有县委书记王建民。

“想好要去哪个乡镇了吗?”经过三个月的思想斗争,屈凡给自己挑了个最硬的骨头啃。全县第一大镇横水镇,群众矛盾大,10年没得过一个先进。

2018年5月,屈凡被正式任命为横水镇镇长,感觉自己被压抑的激情又重新释放了。主抓经济的他,在环保高压下,不搞“一刀切”,主动引导企业做环保技改,横水镇作为老牌工业镇,8家规上企业,一家都没有关停。

横水镇终于打破了“10年无先进”的魔咒,一次性拿了5个年度单项奖,获得了全县整体工作第二名。

谈起组织部部长的“三顾茅庐”,屈凡满是感激,“这是组织对我的救赎,没有组织的耐心和信任,我可能真的会在原岗位碌碌无为混到退休。”

同样被组织救赎的,还有2013年被宝鸡市人才引进的北大博士王厚斌。2016年6月,他放弃了在市直机关工作的机会,申请到乡镇锻炼,担任凤翔县柳林镇副镇长。

原本以为自己作为学有所成的农村孩子,处理起乡镇这一级的工作,要比读博士容易。可年底因为全镇卫生厕所建设推进缓慢,他分管的工作,在当年的考核中排名全县倒数第一。

对于从小做惯了优等生的王厚斌来说,这个打击几乎是“致命的”。挫败感让王厚斌整个人都要被撕裂了,觉得全县上下都会对他“另眼相看”。

“基层工作经验不足、群众工作方法欠缺”,收到组织部的关爱卡,王厚斌暗下决心,要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走访建厕不积极的37户群众,大部分群众认为卫生厕所的图纸设计不合理,想把厕所建大些,增加一个杂物间。这让王厚斌以为,群众是想多套取补助款。

“你组织一次村组干部和村民代表座谈会,听听他们的意见。”帮扶责任人柳林镇党委书记谭荣盛给他支了一招。让王厚斌颇感意外的是,座谈会上群众一致同意,增加的面积自己掏钱。

王厚斌觉得头顶上的乌云散了,骑着自行车当起了技术员。帮他们修改图纸,指导厕所建设。他发现群众见了自己,连笑容都自然多了。

短短半年时间,他带领镇村干部完成了2000余座无害化卫生厕所修建任务,总结的推进“厕所革命”“健康革命”工作经验在全市进行了交流。

“组织的提醒,就是成长的方向”

其实年轻干部大多都是“不待扬鞭自奋蹄”,只是劲该往哪使,内心是迷茫的。作为全县第一批被提醒对象,“80”后女干部王珍吐露的心声很具代表性。

“要不是组织及时、准确地提醒,我到现在都意识不到说话办事性子急,不会说群众语言是个影响工作的大问题。”2017年11月,组织对王珍的不足提醒,不光点明了问题,还安排镇党委书记成为她的帮扶领导。

书记按照“缺什么补什么”的原则,给王珍吃了“偏碗饭”。安排情况最复杂的村、工作量最大的村、业务最繁忙的站所让王珍包抓分管。

旬凤高速柳林段建设过程中,王珍在群众征地拆迁动员会上,慷慨陈词,很快宣讲完了政策。会后工作推进中,部分群众反馈讲得太快没听清,不积极配合。

“政策讲完了,现在只能去上门和群众聊。”王珍抽下班时间,带着机关干部,分别深入两户,普通话加方言,聊家常里短,聊政策对比,聊政府打算,聊未来发展。

在田间地头,在群众家里,静下心来,认真倾听他们的意见和诉求。跟群众坐在一条板凳上,在喝茶、“闲谝”中找到情感共鸣,顺利签订了搬迁协议,确保了重点项目按期施工。

接下这碗难咽的“偏碗饭”,王珍才终于明白了组织“用你所长,补你所短”的良苦用心,是希望她在复杂的环境中,多和群众打交道,在实践中全面锻炼,快速提升。

2019年1月,王珍刚满34岁,组织就压给她了一个更大的重担,担任柳林镇镇长。王珍说,这是她第一次真正对“组织培养”这个词有了切身体会。

被组织刻意“蹲苗”的,还有薛娇。

在农村土生土长,2008年大学毕业后,当了3年大学生村官,2011年考到彪角镇,做了5年的副镇长。薛娇的简历,一眼望去全是基层一线经历,但2016年被调整到横水镇纪委书记后,薛娇还是暴露出“基层工作经验不足,处理复杂问题的能力欠缺”的问题。

2017年11月,在全县基层领导班子研判中,薛娇的不足,被列在一封书面提醒函上,郑重地交到她自己手上。

“如果没有组织点拨我,我会一直安于现状,问题被提出来,我才有了改正的意识。”薛娇很庆幸自己的问题能被这样正式指出。

此后,薛娇多了一个记工作札记的习惯。记录每天工作中遇到的实际问题,老同志如何处理,还思考自己应该如何更好运用这些经验。

2018年春节放假前的最后一天,镇政府的干部几乎全到包抓的村里去安排春节期间工作,薛娇提前回来赶一个急用的材料。

突然,整个镇政府的安静,被一阵嘈杂打破。院子里挤满了操着家伙的村民,被这群访阵势吓到的值班同事,边说“我们还是待在房子里别出来了”,边要拉着薛娇往办公室跑。

薛娇站在原地没动,立马给年长的人大主席打了“救援电话”。让自己镇定下来后,就只身走进人群中,去安抚群情激愤的来访群众。20分钟后,等到人大主席赶回来,薛娇已经基本把群众的来访诉求摸清楚。

原来,村民是想要在过年前把周转房补贴资金拿到手。但因为这笔款项没有到账,镇政府没有能力垫付,就引发了这场义愤填膺的来访。

开会议室大门,选好群众代表,这场以二对百的座谈会,一直从上午9点多持续到12点多。薛娇一边给群众“灭火”,一边积极争取资金,终于在年前圆满解决。

“有组织关心,真的是一种幸福。”2019年1月,薛娇被调整到陈村镇担任党委副书记,她最大的感受是,“组织的提醒,就是成长的方向”。

(当代陕西陕西网   李彬)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窦娣
0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陕西网保持中立。请网友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爆料信箱:[email protected]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

马会传真图片201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