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网 首页 > 原创 > 秦政记 > 正文

陕西援藏干部薛久洲:我在西藏种柠条

核心提示: “决定去西藏的那一刻,我忽然心生一种想法:原来去西藏,不一定就为旅行的情怀。”

我叫薛久洲,陕西榆林人,研究生毕业后,我一直在榆林市动物卫生监督所工作。

我少年时,对西藏的印象总是随着孔繁森显现——他头戴藏族毡帽,与藏民在一起;他生于齐鲁大地,却作“千秋鬼雄死不还乡”,最终倒在高原。我记得他经常引用的那首诗:“老是把自己当珍珠,就时常有怕被埋没的痛苦。把自己当泥土吧,让众人把你踩成路。”

15

我工作后,接触了不少榆林援藏人的事迹,其中对我影响最大的就是温江城。温江城2004年起支援西藏阿里,一直到2010年9月。其间,温江城先后担任过西藏噶尔县委常委、副书记直至西藏噶尔县委书记,他为改善阿里生态环境做出过巨大贡献。温江城成功将“紫花苜蓿”引种至平均海拔4500米的阿里,当地藏族同胞称他“种草书记”。温江城这批援藏人的了不起与可贵,是常年待在内地的人难以切身体会的。

过“三关”

2017上半年,一个偶然机会,我得知有机会去西藏阿里支援,没和家人商量就报了名。派出单位榆林市畜牧兽医局也十分重视。公开择优后,我最终被省委组织部和省人社厅选派至“世界屋脊的屋脊”——西藏阿里。

交通便捷让西藏与中东部地区不再是天堑,但每个进藏的人,都要经受“三关”的考验。

首先是生理适应关。一开始几乎整夜无法入眠,头疼欲裂,要么每晚只能浅睡眠几小时。加上食欲减退,工作繁忙,我比入藏前轻了5公斤。

但想想自己当初援藏的情怀、志向,就坚决不能屈服。入藏后,我作息严格,工作中把自己当铁人,业余时间把自己当病人,尽量不参加工作外的活动,不参加剧烈运动,能多休息就多休息。

还好,阿里地委和行署也十分关心援藏干部,特意为我们配备了氧气罐等必要设备,慢慢地,我在生理上适应了西藏。

对于离乡援藏的人来讲,还要适应心理关。最初到西藏,非常想念家人和内地的朋友。我主动和藏民交朋友,碰到值班等额外工作,我主动揽下;西藏人淳朴简单,热情好客,下乡时和藏民一起在草原上席地而坐吃风干的生牛肉,了解他们的生活——这是很多内地人一生难得的际遇。

我懂一点电脑,当地藏民和科技局单位职工家里电脑坏了,我经常去帮忙修,他们常拿出最好的风干肉感谢我。每逢节假日,我们就到藏民家包饺子、拉家常,很快就能融入。

工作适应也是一个难关。

入藏后我被安排在阿里地区科技局生产力促进中心,但我之前没有从事过类似工作。而且内地人可能不知道,在工作环境和方式上,西藏和内地有很大差别。这方面我只能加快工作节奏,日夜研读和学习规划、方案、政策等资料,争取在最短时间内成为“专家”。

三个“儿子”

阿里自然环境恶劣、灾害频繁,自然生态系统脆弱,自我恢复能力差,一经破坏,很容易恶性循环。

我们要做试验,但一开始,连理想的树种都没有。经陕北老乡介绍,我结识了阿里地区噶尔县林业局局长韩俊文。韩俊文与温江城是故交,从事林业十多年,曾成功将陕北毛头柳移植到阿里,使其成为阿里主要的绿化树种。

和韩俊文深入交流后,我又查阅了大量资料,最终敲定试验树种:柠条、梭梭和砂生槐。柠条、梭梭和砂生槐均为多年生小灌木,有较好的防风固沙和保持水土的生态价值,还有实用价值。

于是我主持设计了《阿里地区柠条、砂生槐、梭梭防沙治沙新品种引进栽培试验示范项目》,从内地引进适宜阿里气候条件的灌木柠条、砂生槐、梭梭等新品种,开展人工栽培试验示范。这个项目2017年6月立项,总投资80万元。

随即问题就来了!项目6月底才正式定下来,这对植物生长期较短的阿里来说,已经非常晚了。

我只能拼全力,缩短平整土地、换土、联系购买种子环节,从播种到田间管理全程技术指导。项目基地距离噶尔县城一个多小时车程,路不好,我清楚地记得,每次路过狮泉河达坂,身体都会不适。

1个多月后,柠条、梭梭和砂生槐长得郁郁葱葱了,发芽率达到了90%以上,这说明三种灌木基本能适应阿里。

有的时候,因缺氧头痛难以入睡,我就想,我们是新时期的援藏人,我们必须要用新的技术和认识来做出更大的努力与成效。所以,我对于这个项目,或者援藏的谋划,绝不止于此。任何时候都不能松懈,我不想粉饰和传奇化我的援藏经历,但你在西藏会强烈感觉到,自己很小的努力,对于当地就是一个巨大的改变。

8月上旬,经我协调,阿里科技局组织本单位及噶尔县林业局技术骨干到榆林市考察,调研交流农林牧业。他们考察了陕北最优势的马铃薯、小杂粮和优质山地苹果。

阿里地区科技局又邀请四名榆林市具有丰富育苗经验的专业技术干部到阿里地区开展技术指导。在阿里地区科技局协助下,还举办了“柠条、砂生槐和梭梭防沙治沙新品种引进栽培试验示范项目培训班”。

互动终于形成了!

这次交流会上,我所在单位的领导也从陕北赶过来参加。其间,阿里地区科技局党组书记再三表明:“我们希望薛久洲明年一定要来,继续支援。”

我的领导同意了,我现场表态:“只要阿里需要,我一定过来。”

转眼到了2017年10月底,其他援友的工作都画上了句号,我还想看看我试验种植的柠条、梭梭和砂生槐能否能够顺利越冬,但时间到了。

“我想留下来!”我向阿里地区科技局表达了我的想法,科技局也特别希望我继续援藏,他们特地向阿里地委组织部打了报告,但得到的答复是:明年再看。

回到陕北后,我只能通过电话、微信远程指导技术人员,以确保柠条、梭梭和砂生槐能够安全越冬。气候原因,阿里一到冬季就没什么人了,我想了很多办法,调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终于为柠条、梭梭和砂生槐浇上了水。

柠条、梭梭和砂生槐种植项目依然是我最牵挂的,我把它们比作自己的三个“儿子”。听起来有点矫情,但是在那般贫瘠的土地上,经过千般艰苦努力,培育出三种植被,叫“儿子”也实为贴切。

再回阿里

春天时,我依然只能跨过近4000多公里远程指导。2018年4月的一天,陕西省关于2018年度短期技术援藏的报名通知来了:我又可以去西藏了!

一个月后,我再次踏上去阿里的路,这次的受援单位换成了阿里地区噶尔县农牧局,同行的还有三名来自榆林市的援友——榆林市畜牧兽医局白崇生,横山区畜牧局胡荣升以及靖边县农业局刘汉宇。

这是我第二次进藏,一切驾轻就熟,但高原反应谁也逃不掉——我开始耳鸣。起初我也没太在意,后来待得越久耳鸣越严重,直至严重影响睡眠。朋友建议赶紧去医院。但人民医院没有专门的检查设备,当地医生只能凭经验开了营养神经的药物。我的耳鸣一直持续至今,每早醒来头脑发昏,有队友关心:“你回内地做个细致的检查吧。”但我不愿意当逃兵。因为这次援藏,担子比以前更重。

由于条件有限,我同榆林其他援友都住在县委组织部安排的职工生活区,而上班距住地有近3公里路程,并且没有任何交通工具。每天徒步两个来回,我们不怕辛苦,但每天两个多小时耗在路上,上班时间就少了。直到有一天,单位领导普布顿珠发现后,将自己家的自行车借给了我。

一年下来,柠条、梭梭和砂生槐种植圆满成功。柠条、砂生槐和梭梭60%成功越冬,柠条成活率更是达80%以上,说明柠条、梭梭和砂生槐均可以在“世界屋脊的屋脊”上成活。

那段时间,我还有一项重点工作就是调研噶尔县养殖场和定点屠宰场。

下乡是家常便饭。西藏乡镇往往相隔上百公里,几十公里见不到一个人,我们每次下乡前要带足饮用水和干粮。一次,为完成对噶尔县动物卫生监督工作的调研,我们跑遍了噶尔县的四乡一镇,足足600多公里,饮食就是自带的矿泉水、馒头、泡面和火腿肠。

接下来,我一直在跑春季动物防疫、发放疫苗、指导免疫接种、抗体检测。在缺氧的高原,高负荷的工作的确太累了,记得有一个星期,我指导采样达1000多份。

2018年9月的一个晚上,我接到电话,日土县多玛乡省际动物防疫监督公路检查站截获了一批未附有检疫合格证明的牛羊肉,让我协助办理此案——这家所第一次办理该类案件,我也是初次接触。我距日土县100多公里,而该检查站离日土县还有100多公里,在路上颠簸近3个小时后,到了检查站,取证后,我建议将涉事卡车连夜带回噶尔县。到这批肉保存于指定的冷库后,已经是早上6点。我们终于成功办理这起涉案金额达20多万元的要案。

通过多方沟通协调,9月中旬,我从榆林市畜牧局请了四名动物卫生监督综合业务技术骨干,在阿里举办了为期十天的动物卫生监督综合业务交流活动。

我的援藏还在继续。有援友问我会不会再次来西藏,我说:“若有机会还会来,我有一个梦,有一天能看见柠条、梭梭和砂生槐种满整个阿里。”(薛久洲)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西藏 援藏
责任编辑:崔慧琳
0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陕西网保持中立。请网友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email protected]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

马会传真图片2019年